“我可以骚,你不能扰”引发一场权利秀
  

  6月20日晚上,上海地铁第二运营有限公司官方微博“上海地铁二运”发布了一则微博:“乘坐地铁,穿成这样,不被骚扰,才怪。地铁狼较多,打不胜打,人狼大战,姑娘,请自重啊!”——配图是一名身着黑色丝纱连衣裙妙龄女子的背面,由于面料薄透,致使旁人能轻易看到该女子内衣,确实非常性感。为抗议@上海地铁二运“女性穿得少,不被性骚扰才怪”的不当言论,6月25日中午,上海的一些女志愿者们在地铁二号线进行行为艺术。标语为“要清凉不要色狼”,“我可以骚你不能扰”。【详细

  这本来是一个善意的提醒,却由于措词不当,导致产生了“好心做坏事”的嫌疑。此事在网上引起了一番讨论,这些讨论,都基于一个词——权利,甚至可以说,这是一场“权利秀”。

 

正方
反方

 

  “女性别穿太暴露”是善意提醒

  仔细研读上海地铁通过官方微博发布的这句话,虽然用词比较随意,略带调侃,但话里话外,透露出的都是善意的提醒和规劝,并无指责之意。

  “要清凉不要色狼”的抗议标语,就有些一厢情愿了,因为“清凉”更容易招引“色狼”。从某种程度上说,性感指数和色狼数量,是成正比的。如果女性因为自己穿着过于暴露性感而招致他人骚扰,就不能认为自己一点责任没有而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地铁公司身上。地铁方面虽然有保护乘客免受骚扰的义务和责任,但毕竟不可能给每一个女性乘客配备一名安保人员,防不胜防的事情,是在所难免的。【详细

  管不了狼,就管羊

  地铁公司本不是管风化的部门。因为想管色狼,而“地铁狼较多,打不胜打”,又不能不打,于是,管不了“狼”,就管“羊”,“羊”比“狼”好管。

   说一个人“不自重”,尤其是对女性来说,这是很重的话,一般情况下,一个人是不会说另一个人不自重的,即使要说,也要转弯抹角地说,要给人留面子,但是,地铁公司似乎没有考虑到要给清凉装女子留面子。没有考虑,是因为不用考虑。中国的传统,对“不自重”的女子,从来是不留面子的——所谓“习惯”,就是在悠久的文明史上被编程的文化基因。这个文化基因,色狼用肢体行为表现,“上海地铁二运”用书写行为表现。【详细

  他无权“扰”,但你“骚”也要看场合

  笔者认为,上海地铁二运“女性穿得少,不被性骚扰才怪”的言论固然失当,女性穿得少,并不是色狼横行的理由;但是,进行行为艺术的女志愿者们“我可以骚你不能扰”的言论也有失偏颇,他无权“扰”,但你“骚”也要看场合。

  也许有人会说,并没有法律条文规定女性不能在公共场所穿低胸衫、透视装。但笔者认为,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需要靠法律来约束的。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有思想、有道德、有修养。在公共场所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这些简单的道理我们从小就开始学习,就耳濡目染,还需要设置专门的条例去规范吗?在家里你可以着清凉装,透视装,甚至可以裸奔,都没问题。可是公共场所是大家的,你就应当注意一下自己的着装,注意自己的身体语言,不要给他人带来不必要的困扰。尊重他人,这是一个人基本的道德修养。【详细


   穿什么样的衣服进地铁是公民的权利

  地铁里能不能穿“过于暴露”的衣服,这当然是个伪问题。所谓法无禁止即自由,只要不突破法律的底线,穿什么样的衣服进地铁都是公民的权利。如今社会越来越开放,女性敢于在公共场合展露自己曼妙的身姿,这是一种进步。

  但公民权利不是无限的,或者说自由往往是有代价的。有网友以游泳池为例,证明女性“着装暴露”不是引起男性“动手动脚”的理由。我觉得这个比方不恰当,公共场所和公共场所还不一样。不是说女性没有在地铁里“着装暴露”的自由,但这种自由是有风险的,地铁是一个封闭且拥挤的空间,女性穿得太少比游泳池有更多难以预测和不可控的风险,那些喜欢着装“清凉”的女性对此应有心理准备。【详细

 

 

 

男方
女方

 

  你的“骚权” 不能侵犯我的人权

  我总觉得,有些女性对女权的理解太过偏狭,太过自私,她们也许认为,女权就是不加限制的自由,爱怎么穿戴就怎么穿戴,根本不考虑这种所谓的“女权”会对他人造成怎样的影响。就拿在公共场合穿着暴露来说吧,这不但是不自重的表现,在某种意义上,这其实也是对公众(主要是男性)造成的视觉和心理骚扰。但有些女性偏偏无视这一点,一旦受到某些忠告劝诫,却又暴跳如雷,仿佛自身的权利受到了怎样严重的侵犯似的。

  殊不知,从来就没有不加任何限制、没有边界的权利,女权同样如此。有些姑娘固然可以不自重地追求所谓的“骚权”,但也不能肆无忌惮地对他人造成视觉骚扰吧。在“我可以骚,你不能扰”的背后,是不是也折射出了对他人权利的严重蔑视?

  说到底,女权的实质应该是一种尊重权,可是,人必须先自尊自重然后才能受到他人的尊重,而一旦女性自己不尊重自己了,这种女权的争取便变得毫无意义了。从这个角度上讲,“我可以骚,你不能扰”其实争取的不是女权,而是一种自轻、自利而且不尊重他人的霸道行径。对此,上海地铁二运完全可以对争取“骚权”的女子说:你当然可以骚,但我不能保证你不受扰!【详细

 

  我有诱惑的权利 你有自制的义务

  穿着暴露就是不自重,这是什么逻辑?照此推论,小偷进果园偷苹果是因为苹果长得太红太饱满;摘花人只因花太香;流氓打人抢东西只怪阁下长得太欠揍。这种思维和论调,完全是站在男性立场上的唯女性是错的红颜祸水论,千年流毒,害人不浅。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就连维纳斯,亦是有人看到美,有人就是满脑子性。如果真的要说自重的话,还是男人更该自重吧!堂堂男子汉,连自己的眼、手都管不住,只谈约束他人自由的权利,不谈履行自身的义务和责任,无异于“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未免可笑可叹可悲。

  当然,话说回来,性感与轻佻往往只是一板之隔,而欣赏与性骚扰也不过是一步之遥。凡事过犹不及。如果相信自己是欣赏而不是骚扰,那么,在挥舞道德大棒之前,要相信对于美的认知,正常的地球人都是相同的。但凡爱美、知美、审美的女性都知道,轻薄透到何种程度,才是对自己的尊重和保护。女士们有诱惑的权利,也有美丽的权利。至于反对者,还是先管好自己吧。【详细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广告 | 意见建议 | 版权声明 | 不良信息举报 | 招聘信息
广西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008302 ICP证 桂B2-20040022 故障电话:0771-5690008-8325
广西信息网络安全报警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