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更多导航
点击语音切换
您当前的位置:广西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体育圈 > 正文

软骨症困扰着周蜜无缘苏杯 希望打到2008年奥运会

新桂网-南国早报记者 蒋士元 

苏迪曼杯激战正酣,中国女单昔日的绝对主力周蜜,而今只能坐在看台上作为拉拉队员,为队友加油助威。个中的滋味,恐怕只有她自己能够体会。记者与周蜜打交道不是一回两回,也算得上是老朋友了。

几次预约采访,均因周蜜在训练或者在拉拉队“执行任务”而一再推迟。13日晚,马来西亚队与日本队为争夺升入争冠组名额展开拼杀时,包括周蜜在内的、没有苏杯参赛任务的中国羽毛球队队员,遵照教练的指示,坐上首体看台“观摩学习”。当记者走过去时,周蜜显得有些意外,也显得不太想多说话。然而,当记者在她身边坐定,或许是感受到记者的坦诚,或许是感受到来自家乡的关切,周蜜最终打开了话闸……

软骨症困扰着我

记者:这次苏迪曼杯,家乡的球迷一直希望能看到你的身影,可惜未能如愿。球迷们都很关注你,你能不能谈谈你的近况?

周蜜:我现在主要是养伤。两个月前,我做了一次全面的检查,结果医生的结论是“髌骨软骨软化症”,建议我好好治疗,估计要花相当长的时间。

记者:在奥运会后,你和龚睿娜好像不约而同地逐步淡出了国家队的主力阵容,很多人认为,是奥运会失利的精神打击,使你们一蹶不振。真实情况是不是这样?

周蜜:龚睿娜的情况我不是很清楚,因为我和她不住一屋,很少交流。但从我自己来说,绝对不是因为奥运会。事实上,在奥运会之前,我就一直受伤病的困扰。奥运会结束后,我觉得身体比较虚弱,就向队里申请休假,回家调理了一段时间。感觉身体好了很多,才回队训练,还接连参加了几站比赛,结果发现右腿膝盖受不了,比赛中老使不上劲,感觉特别不好。一检查才知道是“软骨症”。而在以前,一直误以为是腰伤,总也治不好。

奥运会没留下阴影

记者:这么说,奥运会并没有给你造成什么心理上的阴影?

周蜜:是的。对于我来说,很多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每一天都是新的开始。我不可能沉浸在某种难过或者别的什么不好的情绪之中。毕竟,还有很多的比赛和机会。而且如果我能坚持,还是有希望打到2008年奥运会的。但这也只能看具体情况。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有个完美的结局,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得实现自己的愿望。因为有很多事情不是你能够控制的,有时候你甚至连自己都无法控制。比如说,我不想受伤,但还是受伤了,一受伤,训练状态就受影响,比赛成绩也受影响,这是没有办法的事。但对我来说,绝对不会有什么思想问题,在主观上,我还是很想打好球。

记者:我记得在奥运会争铜牌的时候,你当时哭了。是因为什么原因?

周蜜:当时是那样一种氛围,打到那种程度,大家的心里都感到很沉重,很不想争,可又不得不去争,虽然是一块铜牌,为了荣誉,为了对家乡球迷有个回报,必须与队友刀枪相见。那种滋味是很不好受的。

想拿一个单项世界冠军

记者:有人说,今年8月的世界锦标赛,你很想拿到冠军?

周蜜:是的,虽然我拿了不少金牌,但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单项世界冠军,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如果我去参赛,那肯定是想拿冠军,如果不能拿冠军,参赛对我就没有太多的意义了,我什么样的比赛都参加过了,再仅仅是参与,就没什么意思。

记者:今年还有一个重要的比赛,那就是十运会,家乡父老对你寄予的期望也很高,你自己有什么打算?

周蜜:我肯定会尽力而为。但至于能打出什么成绩,我也不能保证。我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疗伤。我一直在努力,想早点治好伤,早点出状态,连医生都看得出我很焦急,很想早点把伤治好。但医生说,这种伤急不得,只能慢慢来。我希望能够凭着自己的毅志顶过这一段困难时期。但无论结果如何,我想,只要我自己努力了,就不会留下什么遗憾。

感谢家乡球迷的支持和理解

记者:我这次来,主要是想了解你的情况,把你的情况告诉家乡的读者。他们对你,更多的是关注,而并不一定要求你一定要拿这个冠军那个冠军。

周蜜:这个我知道。我非常感谢家乡球迷的理解和支持。通常情况,在运动员状态下滑以后,各种各样的猜测和非议就会接连而来。但广西球迷没有这样做,我也没有看到来自广西的关于我的负面新闻,我很感激。我一直没怎么接受记者的采访,也不想说什么,就是不想成为媒体的焦点。事实上,我也很想用好成绩报答家乡父老。我非常不情愿用“伤病”来作为推脱责任的理由,但是没办法,我的确是受伤了,而且伤病的确是影响我状态的主要原因。

退役后不会涉足娱乐圈

记者:如果有一天你不得不退役,你会不会像龚睿娜一样,尝试像娱乐圈发展?

周蜜:不会,那不适合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打算,如果我退役,我会选择读书。毕竟我一直做运动员,几乎处于半封闭状态,对社会缺乏了解,知识也不丰富。

记者:如果广西队邀请你回去执教,你会考虑吗?

周蜜:不会。当教练很不容易,我感觉自己不适合当教练。

当拉拉队也挺好

记者:以前的苏迪曼杯赛场上,有不少广西运动员,像吴文凯、农群华,还有你。

周蜜:我参加过两届苏迪曼杯,一次是2001年,一次是2003年。上一届的半决赛我好象还上去比赛了,不过详细情况已经不记得了。

记者:这一次苏迪曼杯,一个广西运动员也没有。是不是广西羽毛球有点后继乏人?

周蜜:这个不太好说。也许是外省的进步比广西大吧。

记者:以前你是队里的主力上场比赛,现在只能坐在看台上当拉拉队员,你感觉有什么不同吗?

周蜜:也没有特别的感觉。虽然自己也很想上场,教练也希望我上场,但伤病不允许。在这种情况下,能用另外一种方式,为中国队夺取苏杯尽自己的一份力,感觉也不错。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