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广西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特稿 > 正文

钢琴调律师扫描:他们有双精细谛听的耳朵

钢琴调律师扫描:他们有双精细谛听的耳朵

聆听

钢琴调律师扫描:他们有双精细谛听的耳朵

对练琴的孩子来说,观看给钢琴“治病”是个新鲜事

钢琴调律师扫描:他们有双精细谛听的耳朵

调完琴后,即兴奏一曲

钢琴调律师扫描:他们有双精细谛听的耳朵

黄国华奔走于各小区为用户提供上门服务

广西新闻网-当代生活报 记者 徐顺东 游拥军 文 图

钢琴,无疑是世界上最迷人的乐器之一。然而在演奏者的光环里,也凝结着另一群人的心血:钢琴调律师。

一台钢琴有8000多个零部件,220多根琴弦,88个琴键。只有根据12平均律,才能调出钢琴每个琴键精准的声音,取得调律师资格证而调钢琴的人称为调律师。

黄国华就是一名钢琴调律师。他已经有着20年的调音生涯:“一台音律不准的钢琴,不仅弹不出准确的旋律,甚至连弹奏时的手感都不对。”

像黄国华这样的专业钢琴调律师,南宁市仅有10多名。每天,他们穿梭于南宁市需要为钢琴调音的家庭和琴行之间,用手中的工具和娴熟的技巧,加上一双精细谛听的耳朵,为一台台钢琴校准音调。钢琴调律师的信条是:即使钢琴的最后一个音不经常用,也一定要把它调准。

虽然都围绕着钢琴工作,但调律和弹琴却是彼此独立的专业。调律师靠听频率来确定音准,不一定会弹琴,却能为演奏者提供出状态最好的钢琴。从某个角度来说,他们是华彩乐章里的无名英雄。钢琴调律师对音的辨别能力非常强,能够听出和弦中产生的拍频,甚至知道它一秒钟振动几次,这与钢琴老师的“听音”角度是完全不同的。

钢琴音不准,往往就意味着这台琴“病”了。

一台钢琴使用每三个月到半年就需要调校一次。黄国华为一台钢琴“体检”的时间大约是一个半小时,最多的时候,他一天调了6台,“累得我腰都直不起来了”。因为他习惯于站着为钢琴调律,而不是像别的同行一样坐着操作。

每调完一台琴后,黄国华会即兴弹上一段,以此检验一下自己的工作成果。奇妙的是,那些不肯好好学琴的孩子们,却往往会在这个时候凑到钢琴边,睁着大眼睛,专心倾听他的弹奏。

“好不好听?”

“好听!”

“想不想跟叔叔弹得一样好?”

“想。”

“那么以后要听老师和爸爸妈妈的话,好好练琴。”

“嗯。”

就这样,作为钢琴调律师身份出现的黄国华常常兼任小朋友的“学琴辅导员”角色。

“一直以来,我调的大部分钢琴是小孩子弹的。这十几年来,我发现家长让孩子学琴的心态也起了很大的变化,从追求考级、成名,转变成只为培养小孩子的兴趣,陶冶情操。我觉得现在的小孩子在钢琴上得到的乐趣要比从前多得多……”黄国华说。

记者问他对从事这个职业有什么感想?他说:“其实,就是尽我自己的能力,把每一台琴都检测好,让弹琴的人能发挥出最佳状态吧。”朴实的言语,却折射出钢琴调律师平凡而不平淡的生活!



上一页 
第 [1] [2]  页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