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致青春》编剧李樯解析笔下人物结局

广西新闻网记者 刘豫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下文简称《致青春》)电影票房火爆,导演赵薇在人前反反复复地感谢编剧李樯。她说:“没有他,就没有这部电影。”于是这一次,在导演功力尚显稚嫩的赵薇面前,一向行事低调的李樯格外“抢镜”。其实在电影圈内,李樯早已擦亮了招牌。他的电影编剧处女作《孔雀》一举拿下柏林银熊奖,而他随后与顾长卫合作的《立春》、与许鞍华合作的《姨妈的后现代生活》,也获得业界肯定。

  近日,趁着李樯出版《致青春》、《孔雀》、《立春》三部电影剧本作品之机,南国早报记者通过网络对他进行了专访。聊改编、侃导演、谈电影,李樯都有着自己的一番解读

  改编电影,引争议很正常

  李樯笔下的人物,似乎都有一个残酷的结局:《立春》中,长着龅牙的王彩玲怀揣歌剧梦却处处碰壁;《孔雀》里,姐姐伞兵梦想破灭后最终随便找个人嫁了;《姨妈的后现代生活》中,姨妈拥有上海人的骄傲与自矜,经历了一段失败的“黄昏恋”后还是回东北……这些故事中的理想主义者,最终大多向生活妥协了。而在《致青春》里,李樯也没有给主角们一个圆满的结局。

  电影剧本里的结局,是对原著小说的颠覆性改造。这让书迷们很有意见,李樯却淡然处之。他说“改编不是照猫画虎”。在李樯看来,电影是个群像式的东西,是对一个时代中许多人物群像式的临摹。身为编剧的他,会在原小说的基础之上添加很多边缘人物的故事。比如《致青春》中的朱小北、张开、黎维娟,他们都占据了很大的篇幅,并不因为是边缘角色就成为“打酱油”的,而是成为这部电影里重要的元素之一。主要人物和边缘人物交相辉映,才成就了电影中一片青春的星空。

  “在电影史上这种例子很多,很多小说被改编成了电影,也引起了很多争议,这特别正常。即使小说不被改编成电影,阅读的人也会对小说有不同层面的理解。”李樯说,他没有给电影《致青春》中的主人公郑薇一个圆满的结局,恰恰是为了证明她有能力掌控自己的幸福。“有时,残酷与幸福只是一念之差。我走进过电影院,也跟电影观众一起看过这部片子,我自己对于电影的反映,和我所看到的观众们对电影的反馈一样,大家都是悲喜交加,这正是我改编创作时所预期的一种效果”。



 下一页
第 [1] [2] [3] [4]  页
0
0
0
0
0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