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广西新闻网 > 首页栏目 > 滚动新闻 > 正文

录取通知书变“大礼包” 高校商家结盟暗藏利益链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收到一份高考录取通知书意味着什么?我想它不仅意味着一个新的学习机会,恐怕还意味着你得一年掏出几千上万的学费。不过最近,不少大学新生们发现,自己收到的通知书却变成了“大礼包”,通知书里多夹寄了银行卡和各种电话卡。

  在安徽铜陵一所高级中学,被天津某高校录取的准大学生小胡拆开厚厚的快件包裹后发现,里面除了录取通知书、入学手册、高校学生资助政策简介之外,还有两张来自不同银行的储蓄卡,以及一些商家的宣传夹页等。

  小胡:我也不太清楚要办什么东西,他帮我后我也没得选了嘛,所幸就按这个来了,到大学后肯定一点一点感受到,有可能不方便了。

  福建漳州某高校招生办工作人员姚老师告诉记者,他们学校寄发的录取通知书里,除了附加了入学须知、应征入伍优惠政策说明等内容外,还同时发放了一张由学校统一为新生办理的银行卡。姚老师说,很多高校都有类似做法,这主要是为了统一管理,也为新生的校园生活提供便利。

  姚老师:以前就有外地来的学生,带来的卡不统一。关键是很多卡在这边刷卡要收费什么的,扣学费如果一个一个去扣很麻烦,现在等于说统一后,签一些协议,到时候扣费直接从卡里面扣,学校也好统计。

  高校打着“服务学生,方便学生”的大旗,不少学生却认为,还没有踏入校门,就已经被剥夺了消费选择权。来自福建泉州的小夏今年考入武汉的一所大学,校方曾专门打电话提醒他必须开通通知书附带的手机卡,因为学校所有的新生入学信息都要通过这个手机号发送。

  小夏:他们把所有信息全部都发送到这个号码上,我们用的手机是GSM的,这就意味着要去重新买一台。报到之前万一有什么信息,如果不换手机完全用不了。

  其实这种现象已经不算新鲜,在录取通知书中捆绑销售一些“服务”并不是今年首创,不少商家纷纷瞄准“开学经济”,挖空心思在新生的入学通知书中加塞各种银行卡、电话卡等,诱导学生消费甚至强制性消费。高校通知书如今已经成为不少通信企业和银行的重要推销平台。

  某校毕业班班主任张老师:我带了五年的高三班主任,只有一次碰到一所学校没有附带这个卡,基本上别的学校包括一些好的大学都有这种现象,挺普遍的。

  大学生因为数量多、稳定性强,而且相对来讲,属于高消费群体,历来都被银行、通讯运营商视为重要的潜在客户,商家努力争夺非常正常。不能否认,这些银行卡手机卡确实会给学生带来一定的便利。但在服务的外衣下,有这样一个事实:这一消费行为不是消费者的自由选择,而是高校替学生做出的选择,更进一步说,在大学生还未进校门前,高校就把他们的个人信息“提供”给了银行和手机运营商。

  河南朱先生的女儿今年考入位于省会郑州的中原工学院,附带的银行卡声称还能与学校内部使用的一卡通捆绑,他认为这里存在很多不确定性。

  朱先生:现在卡上泄密,卡上丢钱的事咱也听说过。但对小孩来说,各种各样的卡都离不了,特别是银行卡,只能跟小孩说使用的过程中注意点。家长一般情况下不要往银行卡上打太多钱。说句老实话,学校跟某个银行直接关联,这也是变相揽储,银行卡是指定银行,一个学校下来也几万人。

  采访中,家长还有一个疑问,银行怎么会在不提供身份证的情况下为新生办理了银行卡呢?针对此问题,和许昌学院有合作的中国建设银行许昌分行客服工作人员表示,因为学校持有新生的录取通知书和真实姓名,银行与学校签订了相关的协议才具备开卡资格,这是为学校提供的“批量业务”。

  客服人员:这张卡是学校统一办的,代办的卡是不能用的,需要你本人带着身份证和银行卡激活之后才能用,包括年费和账户管理费,需要去柜台。这卡一般学校发了,都是扣学费,才会让你把钱存到卡里面,学校直接从账户划拨。学校不会乱扣你钱,只要扣都能查到的,安全不安全,这个我无法解答。

  不过,对于这种“批量业务”,其实早在2011年工信部就下发了文件,明确规定了校园“不能未经用户同意、在录取通知书中夹寄移动电话用户身份识别卡、业务宣传资料等”。

  工信部2011年曾发布通知,规定基础电信运营企业不得与学校签订排他性协议,也不得将电话用户身份识别卡等放在学生录取通知书中夹寄。

  通知规定,未经用户同意,电信运营商不得在学校录取通知书中夹寄移动电话用户身份识别卡、业务宣传资料等。承建校园信息化建设项目时,也不能强制校园用户使用指定的电信业务或终端设备。如有违反,将由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通信管理局依法予以查处。

  面对禁令,不少高校和运营商还是在明知故犯。一些商家为获取学生用户,与一些校内部门“结盟”,让学子还未进校园,就成为各方争抢的“唐僧肉”。录取通知书“夹带”商业卡的背后,也许还暗藏着巨大的利益链条。

  大学,在人们心目中是一片净土,大学录取通知书,是大学给新生的第一印象,也可算是大学给新生上的“第一堂课”。当大学决定发出夹带着浓浓推销气息的大学通知书时,是否应该想想,这将对新生施加怎样的影响?是教他们早点适应某种所谓的“潜规则”,还是教他们早点破除对大学的美丽幻想?大学第一课,似乎真的不该如此。 (记者王楷)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