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广西新闻网 > 专题 > 媒体行 > “活力桂东南 崛起新高地”——第五届全国重点网络媒体广西行 > 人文建设 > 正文

梧州建城始于苍梧王城

开篇语

一个城市的历史就是一个城市的血脉,构成并传承着她的特质。

梧州,一座有着丰厚历史沉淀的城市,她的文明史与灿烂辉煌的华夏文明史同步开启,一路同频共振。

4100多年前,虞舜“南巡狩,崩于苍梧之野”,古苍梧烙下了深深的华夏文明印记。由此延续约2000年至公元前183年(汉高后五年),赵光受封苍梧王建立王城,为梧州建城之始。公元1470年,明宪宗在梧州创设中国历史上首个总督府,辖两广地区,确立了梧州区域中心的地位。此后岁月变迁、时代更替,梧州一直是政治、经济、文化和军事要地。1927年,当时的国民政府批准梧州建市,成为广西第一个省辖市。

一个城市的文化是历史的积淀与升华。梧州素来是人文鼎盛之地,岭南文化发祥于此,儒、道、释文化在此交相辉映。梧州籍先贤牟子著成中国第一部佛教理论专著《理惑论》,成为西方佛教中国化第一人,西汉名震中原的古文经学家陈钦在梧州兴学,宋代名相陈执中在梧州起步,明代民族英雄袁崇焕的祖籍在梧州……宋之问、张九龄、李白、杜甫、元结、李商隐等都曾以诗词吟咏梧州。

近代以来,深蕴厚积的梧州更是群英荟萃,风云际会。旧民主主义革命武昌首义,梧州在广西率先通电响应,孙中山先生曾三次驻节梧州发动北伐战争。共产主义者播火神州大地之时,周恩来同志亲临梧州指导中共广西地方组织建设和开展革命运动。新中国首届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李济深生长于梧州,从梧州走上革命道路……

梧州,水汇三江、承东启西,特殊的地理区位成就了“两广轮辐”和“小香港”的美誉。千里西江、黄金水道,铸就了梧州的产业地位及其商贸文化影响力,成为古代海陆丝路的交汇节点。

岁月如歌,百转千回。在2200年及至更为绵长久远的传承与变迁中,梧州这片独具岭南特色的山水,孕育和演绎着属于自己、属于时代的精彩。值梧州建城2200周年之际,本报推出系列报道,试图以史实为纲,以演义为手法触摸一座城市在历史长河中的脉动,让读者从不同的侧面更多的了解梧州。

两汉之交,史在苍梧。

处于西江中部的梧州,至今建城已有二千二百年历史。“苍梧”,一支不老歌谣,传唱千年。公元前一八三年,南越王赵佗封赵光为苍梧王,赵光即在浔江(西江)与漓水交汇处兴建苍梧王城,汉武帝时期改称广信城,这就是日后的梧州城,也是广西最早的城池。

历史上,汉代苍梧郡是位于湘桂粤相交汇的大片富庶地区,是岭南最早接受中原文化熏陶、也是开发最早的地方。岁月荏苒,时过境迁,从公元前一八三年开始,一个个风云人物,一段段荡气回肠的历史,围绕着苍梧王城轮番上演。千百年来,这座古城不断续写着她的历史,演绎着欢喜与悲凉、平淡与传奇。

  苍梧王城复原模型图(现存于梧州市博物馆)。陈远祯 摄

我市美术工艺师、民间收藏爱好者叶权生根据史料记载制作的汉代梧州城池立体模型图。

采写:梧州日报记者 罗丽思 全淦枚

摄影:梧州日报记者 麦朝枢(除署名外)

梧州荔枝进贡汉高帝

大凡一个城市的开端、形成与发展,皆有一个时间与过程,梧州也不例外。清流击楫,鸳鸯秀水世无双的梧州城,坐卧三江交汇处,如鲤鱼得水般饱含着生命的律动,一腔一调、一颦一笑都充满动人的魅力,连那遍野生长的荔枝都是那样的红艳艳,肆意地张扬着生命的美好。

荔枝本是山野之物,却机缘巧合地被赋予深刻的人文情怀。北宋大文豪苏东坡曾写下“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的千古佳句,其间由钟爱而生发的那份豪放,始终引人入胜。但人们可曾想到,好吃得让大文豪根本停不下来的鲜嫩美味的荔枝,就出自梧州。

这故事的开端还得从2200多年前那个愈走愈远的古时期说起。

公元前二世纪,西汉辞赋名家司马相如所作的《上林赋》中,就有关于荔枝的记述。“君未睹夫巨丽也,独不闻天子之上林乎?左苍梧,右西极。”“于是乎,卢橘夏熟,黄甘橙楱,枇杷橪柿,亭奈厚朴,梬枣杨梅,樱桃葡萄,隐夫薁棣,答沓离支,罗乎后宫,列乎北园。”这其中的“离支”,便是千百年来引人垂涎的荔枝。这是中国荔枝栽培果树的最早记载,里面记述了荔枝从苍梧被移植到长安帝都的上林苑进行栽培的情况。而这“苍梧”,便是今日的梧州。

实际上,在荔枝被人工培植为良种之前,野生荔枝已在岭南的山野上蓬勃生长,历代书籍对此均有记载。如三国张勃的《吴录》记载说“苍梧多荔枝,生在山中,人家亦种之。”《寰宇记》中提到“山上有荔枝,四月熟,以其地热,故谓火山。”这其中所说的 “火山”,就位于如今梧州市区的南岸。北回归线贯穿而过的梧州,地理位置优越,气候温暖,日照充足,热量丰富,雨量充沛,得天独厚的气候环境,使得梧州自古便盛产荔枝,直至如今,火山荔枝、古凤荔枝、泗化洲荔枝仍然远近闻名,在藤县和平镇、岑溪糯垌镇更有两个以“荔枝”命名的村落,可见荔枝在梧州扎根之深。

梧州荔枝令人垂涎,但它的魅力到底有多大?那可是连高高在上的汉高帝也是十分钟爱的。乾隆版《梧州府志》说:“梧属荔枝独推苍梧,泗化洲产为第一。梧出荔枝由来尚矣,自尉佗献汉高帝始。”由此可见,2200多年前,荔枝被赵佗作为贡品献给了刘邦。梧州学院研究员、梧州历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苏文龙对家乡泗化洲的荔枝最为引以为豪,并对此进行了深入研究。他在《泗化洲青山庙》一书中,详细记载了以泗化洲荔枝为代表的梧州荔枝成为贡品荔枝的故事。据传汉初,正是炎炎夏日,一批士兵将领头顶烈日,冒着酷暑,在赵佗的指令下“奉旨进贡”,几条满载着岭南特产荔枝等物品的大船浩浩荡荡地航行在桂江航道,长途跋涉经过灵渠进入了湘江,最后到达汉室皇都。汉高帝刘邦初尝荔枝,满口鲜嫩汁液,香甜充盈口中,他瞬间眼前一亮,为之惊艳,连连点头赞叹。汉高帝一高兴,便大手一挥,大方地犒赏了南越国的使者、护卫,更在使团返回南越时赏赐了“薄桃锦”给赵佗。

北宋蔡襄《荔枝谱》中说:“汉初南越王尉佗以之备方物,于是始通中国。”这里“始通中国”指岭南首次沟通中原,苏文龙推断,泗化洲是中国历史上首个贡品荔枝之乡,可见梧州历史之久远。

苍梧王城扼岭南要塞

这“奉旨进贡”的赵佗是何许人也?这就要从秦统一岭南后说起。

话说,秦始皇统一岭南后,将岭南分为南海郡、象郡、桂林郡。四年后,秦始皇便一命呜呼,三年后,他的基业也跟着土崩瓦解。秦末,暴政笼罩下的中原大地,经济连年衰败,社会动荡不安,各方群雄几碗烈酒下肚后,便豪气万千地摔碗揭竿而起,纷纷逐鹿中原。就在刘邦立汉的大变动中,南海郡尉任嚣病重,招来当时为南海郡龙川令的赵佗,商议说:“闻陈胜等作乱,秦为无道,天下之苦……南海僻远,吾恐盗兵侵地至此。吾欲兴兵绝新道自备,待诸侯变。且番禺负山险,阻南海,东西数千里,颇有中国人相辅,此亦一州之主也,可以立国。郡中长吏无足与言者。故招公告之。”原来,任嚣深知岭南远离中原政治核心,偏隅一方,易守难攻,也看出了赵佗是个可用之人,所以在临死前让赵佗趁乱世割据岭南,成为一方霸主,既可自保也可保岭南之境安稳。

赵佗果然是一位具有魄力和治国才华的人才,他精明能干,志向远大,早就想控制岭南,在岭南大地上遍插旗帜,称霸一方。在任嚣与他商议可割据岭南之后,立即着手布局大计,一边紧盯着各地群雄争夺的局势,一边下命令诛杀郡内秦置的官吏,并召集同党心腹,乘机绝道封关,挥刀进攻岭南各郡。一番你争我夺后,赵佗以南海郡(今广州及珠江三角洲一带)为根据地,兼并了象郡、桂林郡,将岭南各郡收入囊中。随后,心有大计的赵佗继续马不停蹄地屯兵积粮。据史籍资料记载,在汉高祖元年(公元前206年),赵佗建立了南越国,自立为南越王。高后五年(公元前183年),又自称“南越武王”,定都番禺(今广州),掌控岭南。不久,赵佗又对番禺城扩建,城墙达到十里,被称为“佗城”,这也就是后来广州的中心地区。正因赵佗政治智慧与管理能力非凡,在百越地区,南越国一带民心归向。南越国的疆土包括了如今的广东、广西、云南、福建等地,甚至远至越南也有其属地。

此时属于岭南范畴的苍梧又是什么情况呢?《一统志》说:“唇齿湖湘,襟喉五羊。”明《苍梧图记》记载:“梧距五岭之中,襄九嶷三江之险,为粤东咽喉。西枕藤峡八寨,诸蛮出没无时;东接封川信宜,鼠窃狼吞窟其穴……屹然重镇。”清王栋《苍梧县志》也说:“东泛五羊,北连八桂,西走邕州,南通合浦,咽喉之所,四达之区。”这些史籍记载无一不说明,苍梧区域内河流纵横交错,扼三江之口,沟通东西南北,水路交通十分便利,是岭南连接四方的要塞。于是,自立为南越王后,赵佗便以番禺为中心竭力控制岭南,但岭南之地范围不小,以一人之力又如何能够保证岭南两广范围都能够时刻控制在自己手中。赵佗想到,要想更好地统领岭南,控制西江中部的战略要地,防止西瓯、骆越叛乱,南越国还需要建立一个重要的辖地,并任用可以信任的亲信,以帮助自己达到管控目的。

深思熟虑一番,赵佗看中了三江交汇,水路交通便捷的苍梧,便又率军进攻苍梧土族部落,打败部族首领安阳王,并封族弟赵光为苍梧王。清同治《苍梧县志》记载:“高后五年,佗以其族弟赵光为苍梧王,治广信(地)。”然而,翻阅各类史籍,对赵光并无过多的详细记载。那么赵光有何个人魅力得到赵佗的赏识?梧州历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彭志创推断认为,首先赵光精明能干,精通军事,战功赫赫,因此得到赵佗的注意。其次,赵佗与赵光是同宗同族的关系,族弟的身份也让赵光备受赵佗信任。

汉高后五年(前183年),赵佗做了一件对梧州可谓影响极为深远的大事,册封族弟赵光为苍梧王,同时准许他修建苍梧王城。而这,正是梧州建城之始,也是广西有文字记载建城之始。

赵光一上任,便大刀阔斧地兴建苍梧王城。梧州历史上最早的这座城池,所在何地?建城之初,苍梧王城又是一番怎样的面貌?据清同治《苍梧县志》记载:“古广信土城也,昔苍梧赵光始居此土。其后汉置郡县交趾刺史因之。考其旧基,依茶山,傍桂水,大江绕其前。赵宋加筑,始甃以甎,作五门。至明总督建牙(衙)开府。高之广之,雄过百雉,奚翅大都参国之一矣。”

经过几番实地选址比较,赵光将选址定在了河东。古人建衙署最讲究选军事战略要地,河东控三江(浔江、桂江、西江)带两粤,战略地位显著。而如今的摩天岭、东正路、北山山脚一带成了最佳选址所在。1956年,经文物专家考察勘测,探明了苍梧王城的位置和范围,周长为424米,面积1.12万平方米,城东由东正路至文化路传经里,城西由东正路至东中路一巷,城南由东中路一巷至文化路传经里,城北在东正路。具体位置即苍梧王城的东门约是在旧时儿童游乐场(同园),即如今尚汇轩楼盘所在位置,南边大概在东正路路基,西边接近市第一幼儿园一带,北边紧挨北山,如今中山公园牌坊附近就是北门所在的区域。

经勘测,苍梧王城的东门在儿童游乐场旧址,即如今尚汇轩楼盘所在位置。

  中山公园牌坊附近是苍梧王城北门区域。

尽管苍梧王城最初只是一个小小的土城,但作为赵佗王国借以控制桂林郡和象郡的行都,其选址处处体现出赵光独到的眼光。梧州市志办原主任陈金源解释道,王城的背后有茶山,即如今的北山这一天然屏障作为依傍,一侧的珠投岭恰如一道往外延伸的护臂,另一侧也有白云山余脉相维护,作为当时城池的制高点,免受洪涝之灾,而城池不大还便于进行排兵防守,有效地巩固整个防卫体系,城墙顺山形地势土筑石磊,木栏栅城门,城外有廓,城和廓之间是平民居住地和集市交易场所。“依山傍水,逐水营建,自然可避水患,军事有险可恃,易守难攻,可谓一块风水宝地。”

建城伊始,苍梧王城作为两广重要的政治、军事战略重镇的地位就不断突显,之后历代又经历数次大规模的改建扩建。根据史料记载还可得知,广信城是由苍梧王城沿革而来,一直是重要机关所在地。到汉代设置郡县,广信作为交趾郡址,交趾刺史在原来城池的地方沿袭了城市规模继续扩建。到了宋代,城池向上修筑增高,开始用砖块砌城墙,并在城墙分置五个相当有规模的城门,即东南西北四个城门,以及东南方向上的一个小南门。到了明代,广信作为两广三总府所在地,总督在此建立总督府衙门。城池扩大,城墙更高,规模愈加雄伟。

苍梧王城影响深远

从公元前183年至前111年,苍梧王城存在73年。汉武帝于元鼎六年(前111年)秋天,派卫尉路博德为伏波将军,遣兵南下,率大军攻灭南越国,苍梧王城辖地也随之灭亡。

但值得一提的是,收复苍梧王城,没有经历恶战。据《汉书》记载,元鼎五年(前112年)秋,汉武帝兵分五路平定南越,其中一路经灵渠沿漓水而下,剑指苍梧。《史记·南越列传》载:“苍梧王赵光者,赵王同姓,闻汉兵至,及越揭阳令定自定属汉……皆得为侯。”元鼎六年(前 111 年)秋天,伏波将军路博德率军南下,兵临城下,赵光自知不是对手,上书汉武帝以示言和,主动投降归汉,得到汉武帝的善待,封他为隋桃侯,尽享尊荣,食邑3000户。

“和平解放,没有兵祸,可以说是赵光最大的功劳。”国家安定才有民生安定,在陈金源等多位人文历史专家看来,赵光主动归汉,避战乱侵扰,兵不刃血,王城繁华依旧,人民生活安定,经济文化得以繁荣发展,这其中不乏赵光归汉的功劳。尽管好景不长,赵光于同年病逝,葬于梧州火山之侧。其子孙历昭帝、宣帝、元帝、成帝数朝,如今岭南越族之中的赵姓成员,多是赵光后裔。据清乾隆《梧州府志》记载,当年南越王赵佗曾经到广信(即今苍梧)巡视,并把龙精宝剑赠与苍梧王赵光。南越国灭亡后,赵光便把宝剑藏于西江南岸的火山之中,每到夜间,宝剑便会吐出冲天光芒,又顷刻熄灭。火山夕焰也成为梧州人熟悉的八景之一。

几经历史演变,苍梧王城如今已不复存在,成为历史长河中的积淀。尽管存在时间不足百年,但苍梧王城在历史上却影响甚为深远。汉武帝平定南越后,保留了苍梧国的疆域及军队,并置统领南方九郡(包括现今越南)的交趾刺史部,在岭南地理中枢苍梧郡设广信县,减免税赋,推行优惠政策,大大加快了岭南中心苍梧郡的经济发展,广信亦成为最早的岭南首府,而苍梧郡正是在苍梧王国的基础上设置的。自此,汉武帝把岭南控制在中原汉王朝的版图之中,迎来了岭南历史上第一个经济、文化发展的黄金时期。

梧州大事记

汉(公元前206年~公元220元)

●高祖元年(公元前206年)

南海尉赵佗以南海郡作根据,相机掠取桂林郡,最后又击并象郡,整个岭南地区归赵佗掌握。汉初,赵佗自立为南越王,治番禺(今广州市)。苍梧(今梧州,下同)属南越王管辖。

●高祖十一年(公元前196年)

五月 太中大夫贾谊奉使到南越,取道苍梧,东下南海,诏封赵佗为南越王。

●高后五年(公元前183年)

赵佗自称南越武帝,封赵光为苍梧王。赵光建苍梧王城。

●文帝元年(公元前179年)

十二月 太中大夫贾谊奉使来南越,途经梧州,诏令赵佗撤去武帝称号,仍称南越王。

●元鼎五年(公元前112年)

四月 南越丞相吕嘉反对汉朝。汉对南越用兵,兵分五路,其一派遣田甲(人名)为下濑将军抵苍梧,然后取道西江下番禺,未达苍梧汉军已占领番禺。

●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

冬 苍梧王赵光降汉,改封为隋桃侯,食邑3000户。武帝平定南越并将南越王国重新析置南海、苍梧、郁林、合浦、交趾、九真、日南、朱崖、檐耳等9郡。苍梧郡治广信县(今梧州市,下同),辖广信、冯乘(含富川)、谢沐(今恭城、富川境)、高要(今广东肇庆)、临贺(今贺县)、端溪(今广东德庆)、富川(今钟山)、荔浦、封阳(今信都)等。

●元封五年(公元前106年)

全国初置13州刺史部。苍梧、郁林、合浦等郡隶属交趾刺史部监察。“汉刺史无常治”,交趾刺史罗宏将治所由赢阝娄(今越南河内西北)移至苍梧郡广信县(今梧州)。交趾刺史部统领岭南9郡,现在的梧州市就是当时新9郡的行政中心,是岭南地区的首府。交趾刺史部在行政职权上和州并列,所以当时也有人称岭南地区为交州。

苍梧郡增辖猛陵县(今苍梧、藤县境)。

梧州成为交趾刺史部、苍梧郡治后,城市扩展,城墙周长为600米,面积2.5万平方米。(摘自《梧州大事记》)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