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广西新闻网 > 首页栏目 > 滚动新闻 > 正文

丈夫割肾救子 山西乡村女教师抵押住宅救急(组图)

丈夫割肾救子山西乡村女教师抵押住宅救急

  2017年以来,郝彪的病情越来越重:尿毒症、心脏衰竭、肾性高血压。范丽芳 摄

  中新网太原8月18日电 (范丽芳)“最亲的两个人都躺在手术台上,我一个人站在这儿……”18日早上八点,山西古交54岁的冀爱鱼把丈夫郝凡忠送进了手术室,一个小时后,又把儿子郝彪也送了进去。“希望他们父子平安,以后我们一家三口的生活能步入正轨。”冀爱鱼在门口默默祈祷。

  当天,郝彪在山西省第二人民医院接受肾脏移植手术,肾源来自于自己的父亲。郝彪高二的时候准备去当兵,体检时发现血和尿都不正常,这才查出了慢性肾衰竭。此后办理了休学,开始住院治疗、药物控制、造瘘透析,一年多的时间不仅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还欠下30多万的外债。“30万对我们来说,就是天文数字。”冀爱鱼是一名乡村小学教师,丈夫在小区当保安,微薄的收入只够维持生计。

当天,郝彪将在山西省第二人民医院接受肾脏移植手术,肾源来自于自己的父亲。 范丽芳 摄

  当天,郝彪将在山西省第二人民医院接受肾脏移植手术,肾源来自于自己的父亲。 范丽芳 摄

  2017年以来,郝彪的病情越来越重:尿毒症、心脏衰竭、肾性高血压。“5月份的时候,医生建议我们给孩子换肾。”冀爱鱼说,所幸孩儿他爸的肾能救孩子。配型成功后,一家三口又开始为治疗费发愁了。为了给儿子捐肾,丈夫辞掉了工作。“周围的亲戚朋友都借遍了,还是不够,后来又把房子抵押出去,才把手术费交上。”

  山西省第二人民医院主治医生杨军告诉冀爱鱼,这个病至少存在5年了,没什么症状,家里人也就不重视。“后来才知道,孩子尿里的泡沫一直不消失就说明有尿蛋白,我们还以为就是上火了,也就没当回事。”

18日中午,郝凡忠的右肾开始在儿子的身体内“工作”。现在,郝凡忠已经回到了普通病房,儿子还躺在重症监护室,需要三个月的观察期。 范丽芳 摄

  18日中午,郝凡忠的右肾开始在儿子的身体内“工作”。现在,郝凡忠已经回到了普通病房,儿子还躺在重症监护室,需要三个月的观察期。范丽芳 摄

  当日中午,郝凡忠的右肾开始在儿子的身体内“工作”。现在,郝凡忠已经回到了普通病房,郝彪还躺在重症监护室,需要继续观察。手术成功让冀爱鱼暂时松了一口气,但30多万的债和后续的治疗费依然让她彻夜难眠,“抵押出去的房子如果到期还不了,就只能租房子住。”

  “经常感觉撑不下去了,但是想想儿子,我不能倒下。”郝凡忠经过这次手术,再也不能干重活,明年冀爱鱼也到了退休的年龄,“为了还债我也必须继续打工,一家三口都好,我再辛苦也愿意。”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