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广西新闻网 > 专题 > 科教 > 德行天下微影故事 > 获奖剧本展播 > 正文

瑶山公仆

  瑶山公仆

 

■早晨,六巷乡,街景


一只大公鸡的鸣叫打破了乡镇的宁静,太阳从东边冉冉升起。
手拿馒头,边走边啃的赵文强向乡政府走去。
这时候,有两个十来岁的孩子骑着自行车从拐角冲出来,看到赵文强,边骑边喊:赵叔叔早!
赵文强笑着喊到:慢点,你个蛮仔,别骑那么快!
有一个扛着锄头的大爷对面走了过来,看到赵文强说:赵书记!
赵文强:哎,大爷,大娘的轮椅用得合适不?
老大爷:合适合适,什么事你都给想着。
赵文强往前走,老大爷往相反的方向走。
一位穿着旧军装的老人精神抖擞地走过了,赵文强迎上去:老支书好!
老支书:赵书记我给你说,你刚来的时候我还真小看你了,一个城里人,年龄还没我的党龄长,下来也就是镀镀金应应景呗。可是你在来了以后做了那么多事情,件件对版,我们都感觉你特别爽!
赵文强:你老还得给我把把关,有你们支持,我就是头拱地,也得把事办好!
有蹲在门口吃饭的一位中年人看到许立站了起来,说:赵书记,一起吃点吧?
赵文强:不了金哥,你宅基地的事解决的还满意吧?
金哥:满意喽,正想谢你呢。
赵文强:呵呵,(开玩笑)你想卸我哪块啊。
说完书记笑着向前走。
有骑着电动车带孩子去上学的,看到他下车:书记早!
那人:赵书记,我老大孩子到县里读书的事,多亏了你帮忙。正要谢谢你呢。
赵文强:谢什么啊,校长是我老同,我就这脾气,求人办事还得让办事的人请客,小事。
一路上村民热情地和赵文强打招呼。


■下午,村委会,扶贫

村干部对着还没坐下的赵文强说,“看你今天特别高兴的,是不是钱到了?”
赵文强一边坐下一边调侃道:“你觉得我是财神啊?”
“谁让你本事大,脑子活。”
“我都快疯了,我也没有钱哦。现在我只能想办法,年底把我们单位的接待费省出来了,拿给你们。”
“唉,说真的,你看看你这一身,你这个县扶贫办主任现在真像个村官”。
“呵呵,过去我听人家说,滚一身泥巴,磨一手老茧,炼一颗红心,我这还没达标呢”
“村里的路都让你铺上水泥路了,你上哪滚泥巴?”
“上哪!”赵文强边给村干部递上一根烟一边开玩笑说,“刚才下雨,给你家抢收地坪上晒的谷子,毁了我一身的名牌,你还没赔我呢!”
村干部呵呵笑了,点着烟。不一会,情绪低了下来。淡淡地说:
“村头老王家的孩子怕是保不住了”。
赵文强一愣:怎么回事,不是到柳州治病了吗?
村干部:回来了,白血病没得治,乡政府和我们村都组织了多次捐款,五次化疗花了十多万,现在是实在没钱了,昨天晚上回家了。
赵文强:“走!看看去”。


■下午,老王家

老王在院子里叹气,老婆在忙着做饭。赵文强和村干部走了进来,老王站起来。
村干部:王哥,赵主任来了。
赵文强和老王握手:老哥,别难过。
老王哭了:“赵主任,我是实在没有办法了,钱花完了,只能回家了。”有气无力的声音更像是自言自语。
赵文强:孩子呢?
简陋的房子里。女孩躺在床上,因为化疗头发掉光了,胳膊上还有PLCC,看到赵文强和冯文保,她勉强笑了笑。
赵文强:又想什么呢?
女孩:叔,我,我想上学,我想读书。
赵文强摸了摸她的头:孩子,有叔叔呢。


■晚上,村委会

村委会几位成员到场,赵文强说:老王家的事大家都清楚了,大伙商量商量还能想个办法出来不?
村干部:该想的都想了,现在是一点都没有了,以前发动捐款好多次,村里镇里都捐款了。
村委会一成员:我琢磨着不是三万两万能解决的事。他家里人都放弃了,我们也别操心了。
会计:就是,就是,有钱还不如留着过以后的日子,现在欠的钱他们家两辈子也翻不了身。
沉默。
赵文强:前几天一家移动公司占大队部一点地建发射塔,准备给三万块钱,这钱能不能拿出来先给超越治病呢?
村干部一听站了起来:那可不行!你看这村委会大院了吗,可是咱们村借钱盖的,要账的天天跟在我屁股后面,就指望这点钱救急了呢。
村委会一成员:赵书记,我说一句,俗话说的好,救急不救贫!这钱真不能给,我们村欠了不少的钱不说,给老王家治病也是打水漂了,连个响也听不到!
村干部一下激动起来:“这钱谁也不能动,你给了他,好名你落下了,罪我们来受,不行!”说完转身摔门而出。


■夜,赵文强家

赵文强进门,女儿扑了过来,赵文强抱抱女儿:女儿,想不想爸爸了?
女儿:想,想死你了。
赵文强妻子:你快把我们忘记了吧,一个月也不回来一次。
赵文强:乡里的工作太多了,你看我这不回来了吗?
赵文强妻子:女儿准备高考了,你要多辅导她。
赵文强对女儿:嗯,那我得好好监督你学习。
女儿跳着跑开:哼,你管好你自己就不错了,你看你身上脏得!
女儿跑走了。
赵文强呆住,画面闪出小女孩:叔,我,我想上学,我想读书。
画面闪回,赵文强呆在那里,脸上有泪。
妻子吓了一跳:老公,你,你怎么了?
赵文强:我们扶贫村一个孩子得了白血病,现在没钱治疗,在家里等死。
妻子看了看赵文强,然后默默地走开了
赵文强拿起手机:喂,老同啊,我郁闷,请你帮帮我。
赵文强挂了手机,妻子从卧室出来,手里拿着一张银行卡:我们还没有买房子,付首期后还要房贷呢,家里能用的钱,就是你这个月的工资了,只有这么多了,我全力支持你。

■夜,路边摊

两个菜几瓶啤酒。
赵文强:上次帮我买的化肥我还没谢你。
老同:兄弟,你找我从来不是自己的事情。讲吧,你这次又想讹我什么?
赵文强:我不是想为村里人办点事嘛,不然怎么对得起我这扶贫办主任。
老同:呵呵,那你郁闷什么?
赵文强:有个孩子,白血病,没钱了,家里放弃治疗。
老同:你怎么想的?
“不知道。”
“兄弟,我们都是党员。党员是什么?”
老同看着赵文强,但并没有想让他回答,接着说,
“党员是什么?党员首先就应该是一个合格的人,一个合格的人,就是他要有一个人的情感,要有爱心、责任心、使命感与信仰。我们没有钱,但能给别人希望。过程就是结果,对于生命我们不放弃,不抛弃。”
“这钱你带上,也是我的一点心意。”
赵文强迟疑了一下就收下了。他掏出笔记本记下,若有所思地喝了一口酒。


■上午,村委会

村里来了很多党员和村民代表,赵文强和村干部坐在前面。
赵文强:今天召集大家来开个会,就一个事,关于老王女儿治病的事情。这事大家都知道了,病情我就不多说了。这一年多来大家都帮忙了,包括乡里的领导和干部,还有各个学校的教师和学生,大家都捐了款。但是,这个病需要的是长期的治疗。我的想法是,移动公司建发射塔给咱村补的那三万块钱,这钱能不能先给孙超越治病呢?
村干部:赵主任,别怪我不给你面子,我还是那个态度,我们村里还欠着好多钱呢,得用这钱还账啊。
赵文强:村里的困难我是清楚的,目前我也正在积极联系一些帮扶,引进资金和项目,让我们村富起来。我觉得吧,生命是第一位的,钱可以再去挣,但生命却不能等,还是先救命要紧。
村委会一成员:但是我们不能让这钱打了水漂,还没听到响。
赵文强看着村里的党员和代表:乡亲们,这钱是村里的,你们都有权说话,你们说说到底给不给老王女儿治病?
村民们看看赵文强,又看看冯文保,都沉默着。
赵文强站了起来:首先我得给大家鞠个躬,这代表老王一家人,也代表我个人。我知道为了他一家子,你们都尽力了。我作为下村干部,一名党员,也是一个父亲,看着女孩的眼神,我都像看到自己的孩子。这几天我们一直都在网上呼吁,广州一家慈善基金会已经同意救助,但是要等到下个月,现在如果不能尽快化疗,她极有可能等不到那一天。前面就是阳光,我们能因为3万块钱让她倒在最后一步吗?她是我们村的孩子啊,他不是一个人,他生活在我们中间,是我们村的一员。我们有义务让她知道我们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她。战场上,我们不能抛弃一个战友,地震时,我们没有放弃一个伤者,生活里,我们更应该尊重每一个生命。今天全村的党员都来了,我们要用自己的行动让群众知道党就在他们身边,我们就是他们生活的希望!我不允许放弃这个孩子活着的愿望…
两行泪从许立眼里默默地流下。
说完,赵文强掏出一打钱放在桌子上。
有一个党员站了起来鼓掌
下面的党员和村民代表也齐唰唰地鼓起掌来。
村干部站起来,然后又坐下,坐下了又站了起来,他看看下面的人,又看看赵文强,说:我,我,我也同意!我回去拿钱!


(字幕)2014年2月14日,赵文强因劳累过度,突发心肌梗塞,经抢救无效,不幸逝世,年仅46岁。自治区党委2014年10月决定,追授赵文强同志“自治区优秀共产党员”称号,并在全区开展向赵文强同志学习活动。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