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广西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广西科教·文化 > 正文

相遇相识鸟飞来

相遇相识鸟飞来

牙韩强

我的故乡弄旺有一块宝地,宝地上居住着我童年结交的动物朋友。

离开故乡30年,已步入耳顺之年,但心里仍时时牵挂着它。

那年阳春三月的一天,正逢星期日,我们一帮儿童手提竹筒饭,跟随生产队上山春种。不在乎得多少工分,我们另有所图。

“休工啰!”随着队长一声呼喊,儿童们呼叫着一欢而散,奔向边坡,隐入山林。干什么去呀?采撷野果。

我像一只鱼儿,游在绿海之中。野果尚未采撷,倒是先碰见一个鸟窝,偎在一棵树旁。鸟窝狼藉,不见鸟儿,八成是遇害了。再低头细看,窝边躺着一枚鸟蛋,白色蛋壳,缀有梅花点。我捧起鸟蛋,脱下背心包起来,塞进饭已空空的竹筒,将之带回家。

正值家有两只鸡孵蛋,一只乌黑,一只花斑。我趁花斑外出觅食之机,悄悄将鸟蛋放进孵篮内,置于隐蔽位置。

20天后,小鸟、小鸡争相破壳而出,各自追随孵母到草地觅虫,羽绒绒,圆嘟嘟,像朵朵蓬松的棉花,飘在草地上。

忽一日,花母鸡发现儿群中有个插队的,不问青红皂白,猛啄其背。小鸟羽绒纷飞,露出浸血的嫩肉,跑向黑母鸡,寻求呵护,又被啄背,不被收留,孤零零地躲到一边,“解!解!”啼哭。我看在眼里,痛在心上,跑进屋里打开米缸,抓了一把米,置于掌心,逗鸟啄食。自此,每天喂食小鸟,成为我放学后的功课。我快乐地收获小鸟渐渐的信赖,鸟与人之谊与日俱增。

一天放学归来,刚踏进院子,那小鸟早已躲在木楼木梯下,见到我,扑腾着小翅膀,连蹦带跑奔到我面前,抖抖翅,伸伸脚,“解!解!”地鸣唱。我蹲下伸出手掌,鸟却跳到我肩头和我脸贴脸。当时我就明白,小鸟是以这种方式谢恩。

某夜,我醒来,听到父母在交谈。

“儿子这么痴迷地养这鸟儿,课堂不会分心吧?”

“我明天走亲戚,顺便将鸟送走。”

我一骨碌爬起来,语气坚定地说:“不能送人,要送把我也一起送了!”

“你总不能老是养着它吧?”

“要不,放野吧。”我提出解决方案。

“要得。”父母答得很干脆,他们已如愿以偿。

次日,我用鸡笼装着鸟儿,踏上了归林之路。到达捡鸟蛋的地方,我搭了个窝,将鸟安抚在窝中,留下几把米,便依依不舍地离开。当我将要走到山坳时,依依回望,却见小鸟连飞带跑跟过来,“解!解!”地啼叫。那一刻,我恨不得变成一只鸟,伴鸟儿在这青山绿水自由飞翔。我捧起小鸟,一路说着悄悄话,返回鸟窝旁。

“拓巴嘎、娜娜!”这时,远处传来一声鸟鸣。

“拓巴嘎、娜娜!”突然,鸟儿应和着鸣叫起来。看来这是它的原唱啊!我被震撼了。

“拓巴嘎、娜娜!”又一只鸟加入对唱。我在众鸟此起彼伏的对唱中,走出了弄旺山坳。

这年,我离开家乡,读书、工作,一晃30年。这只童年的鸟儿,一直在我心里,每当想起它,心里便涌上一丝温暖。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