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更多导航
点击语音切换
您当前的位置:广西新闻网 > 首页栏目 > 滚动新闻 > 正文

“金张渚”又回来了(新春走基层)

开栏的话

冬止阳生,年味渐浓。新春已在路上,新时代已向我们展开。过去的一年过得怎么样?面向新时代心里又添多少憧憬希望?

即日起,本报开设“新春走基层”专栏,记者分赴大江南北、沿海边陲,进农村、进社区、进企业,与工农商学兵一道,共同感受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在新时代的脉动中,捕捉美好的新春气息、发展气象,见证伟大复兴中的砥砺精神、奋进力量。

欣看眼前生意满,且迎东风绿参差。敬请关注。

寒冬腊月,雨雪交加,不是旅游佳季。然而,位于江苏省宜兴市张渚镇省庄村的龙隐江南度假酒店,却红火依旧。

白墙、青砖、黑瓦,木廊、流水、篱笆,江南民居风格;屋里、墙上、路边,罐、瓮、坛等泛着光,地方特色浓郁;最令人欢喜的,是纯朴的村民,房是他们的,让设计师一打扮,就变成了乡风扑面、吴冠中的画一般美,而他们就生活在画里,也工作在画里。龙隐江南50多个员工,47个是本村村民,原先在家弄弄菜地、带带小孩的阿婆、阿姨,现在操着吴风土音的普通话,和游客打着招呼,说地谈天。

南接浙江长兴,西南与安徽广德相望,张渚一脚踏三省,历史上商贸发达,有“金张渚”美名,但随着社会变迁商贸改道,逐渐被边缘化,前些年村村炸山采石搞加工。“那时你晴天来,开车要开防雾灯。雨天来,只有刮雨器那块干净。”副镇长胥静逸说,“外面笑话我们,说‘张渚’得改‘脏渚’。”

“我们村采平了两座百来米高的小山。”省庄村党总支书记杨来强接上话茬,“幸亏市里按中央绿色发展要求,关停矿场,用竹海茶洲打造苏南生态旅游核心区,老百姓人人说好。”

但张渚该如何振兴?镇里调研发现,不少村民进镇入城,留下老人守着一幢幢闲置空房,能不能用来发展“民宿”带动旅游呢?

这事阿婆阿姨们做不来,社会资本又不肯做一家一户生意,得政府组织,可这却与宅基地政策相左。张渚镇探索:宅基地所有权、资格权不变,在使用权上做文章——引资租赁经营。在宜兴经营了近20年酒店业的杨伟春2016年欣然而至。他与镇政府、村委会签下经营15年的三方协议,省庄村金家组77户村民,有14户出让15幢房,流转20多亩地。龙隐江南对这些农房结构不动,外立面强化民居元素,内部设施全部现代化,装了地暖,冬天也不冷。

手机拨通,那端传来龙小强妻子罗传红的笑声,“感谢村里给我们办了桩大好事,现在一年就能多得四万五房租。”龙小强全村最困难,父母借十几万为他盖房结婚,房盖完都没装修。不久,母亲车祸身亡,父亲治癌症又欠十几万。送走父亲,夫妇俩进城打工还钱,没想到这闲下七八年的空房变成了摇钱树。“2018年我们就可以把账还清了。”罗传红笑着说。

64岁的卞菊仙也受益匪浅。她33岁那年丈夫采石摔伤瘫痪,独自把一双儿女带大。去年初送走丈夫,就到龙隐江南上班,一个月3200元,每天还有两餐饭。看她辛苦了几十年的老姐妹说,她从前像只煨灶猫没精打采,现在走路都带风。龙隐江南董事长杨伟春更满意:“卞阿姨是公认的最佳员工,吃年夜饭我要给她发红包。”

“你那是‘小红包’,党中央给我们发的才是‘大红包’。”杨来强说,“去年底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明确了宅基地三权分置政策,我们一颗心落进肚皮里,中央这不发了‘大红包’嘛。”

一句话落满堂笑。“对对,我今年要上二期、三期,摸过底了,村民看我们做得这么红火,又有45户想加入。”杨伟春说。

“现在张渚真的成了苏南生态旅游核心区的核心,”胥副镇长透露,有3个度假酒店也建成运营,今年还有5个项目准备开工,“我们‘金张渚’的好名声又回来了!”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