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更多导航
点击语音切换
您当前的位置:广西新闻网 > 专题 > 媒体行 > 2018年全国重点网络媒体网络大V甘肃行 > 网媒聚焦 > 正文

三十年的洮砚梦——记甘肃洮砚开发公司总经理、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赵成德

三十年的洮砚梦——记甘肃洮砚开发公司总经理、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赵成德

“一带一路”砚

三十年的洮砚梦——记甘肃洮砚开发公司总经理、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赵成德

“东方醒狮”砚

三十年的洮砚梦——记甘肃洮砚开发公司总经理、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赵成德

中华腾龙砚

在甘南、定西、兰州一带,赵成德也算是个名人了,尤其在洮砚行业中一提起他的名字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能让洮砚成为甘肃的一张名片,成为甘肃省文化产业的品牌产品,走出甘肃,走向世界,也许大家会认为他有高深的文化修养、或认为他是一名商业奇才,或有深厚的家族背景。其实,他只是个文化程度并不高的农民。他,就是岷县人赵成德。

是啊!甘肃岷县是个出产洮砚的地方,洮砚与广东端砚、安徽歙砚齐名,并称中国的三大石质名砚。他,一位朴实的农民、岷县长大的汉子与洮砚结下不解之缘,不仅把洮砚璀璨的文化艺术呈现给人们,而且带动一方农民创业增收脱贫致富,成为国内洮砚行业中的领军人物。他公司创作的“九九归一”“中华民族大团结”“东方醒狮”等大型洮砚,先后被国家有关单位、香港特区政府等珍藏。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素有陇原古文明摇篮之称的洮河流域,不仅孕育了闻名中外的马家窑、寺洼、辛店彩陶文化,而且滋养和造化了绚丽多彩的洮砚艺术奇葩。

产于甘肃南部黄河中上游的岷县、卓尼、临潭三县交界处一带喇嘛崖、水泉湾、纳儿村、西西沟、禾驮沟等地的洮河绿石,历经数亿年水下地壳沉积形成,绿如蓝、润如玉,用这种洮河绿石雕刻出的砚台,亦称洮砚。洮砚,全称洮河绿石砚,距今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

岷县有个维新乡元山坪,这里山清水秀,人杰地灵,民风朴实,这就是赵成德的家乡。这里人才辈出,村里有一座清代楼式建筑群,悬挂着“明经进士”“五凤齐鸣”等几幅匾额,那是他曾祖父赵金鉴居住过的地方,至今保存完好。

赵成德,这个曾牧过牛、放过羊、稚嫩的肩头背过石头、冻肿的双手捡过牛粪、甚至光着脚板进山采野药,在甘南的卓尼、临潭、迭部等地崎岖的山道上跋涉、挑着货郎担的他,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从山洼里走出来,将洮砚推向省内、推向全国、推向世界,成为当今洮砚的带头人。

由于家乡贫困落后,他从小唯一的乐趣,就是祖上传下来的几方洮砚。小小的砚台手感滑润、碧绿清新、砚台上简单的图案雕刻深深吸引着他,使他爱不释手。

洮砚采石的地方,山高沟深、道路狭窄、交通极为不便,运输成本昂贵,工匠们辛辛苦苦制作出的洮砚难以出售,生活依然拮据。上世纪80年代初,赵成德看到许多人经销中药材,搞长途贩运,科学种田,脱贫致富,他做点什么呢?思来想去,便想到了洮砚。因一次偶然的机会,给他带来了启发和勇气。他到县城送山货时,曾从农民手中先赊欠了几方洮砚捎带到县城后居然能够卖出去,虽然钱并不多,但对他来说很满足。岷县拥有洮砚石的天然资源,而且许多老百姓家中都有会雕刻洮砚的手艺人,如果把群众的洮砚收购起来,运到外地去卖,既能解决销路,又能从中盈利,党的改革开放政策不就是让老百姓富裕起来吗!于是他下定决心,说干就干!

从1983年起,他开始了专门经销洮砚的生涯。他背起一个黄色帆布包,走东家串西家,从群众那里收购或者赊欠一些洮砚,到外地去卖,一干就是3年。这期间,他去省城,到陇西,下河西,去延安,走街串巷,沿途叫卖,饿了啃几口自带的干粮,渴了喝几口河里的流水,累了蹲在僻静处打个盹。风雨兼程,尽管很疲乏,但心里暖和,觉得这是为自己打工,再苦再累也值得,日子久了,逐渐有了点名气。

1986年,他已经不满足小打小闹,觉得单纯靠走街串巷叫卖,不仅很辛苦,而且赚不了几个钱。于是,便萌生了办个自家小厂,自产自销洮砚的念头。但一没资金,二没厂房,更困难的是,严重缺乏经验,怎么办?天上不掉馅饼,靠等是等不来的,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于是,他腾出了自家的几间房子,请来了十几位制作洮砚的师傅,办起了“维新乡工艺美术洮砚加工厂”。工厂办起来了,销路打开了,产量也不断提高,有了一些效益。1989年,他在县城办起了“岷县洮砚厂”,东借几间厂房,西租几间库房,频繁搬迁,无法稳定加工生产。一堆堆石料几经折腾,摔坏损毁时有发生。仅1994年到1995年两年间,他的厂子先后换过9个地方。1997年,岷县县委和政府领导了解到他的情况,当即表示大力支持,在县城工业开发区划拨了3亩河滩地给他,使他建起了厂房和办公楼,生产规模蒸蒸日上。

1990年,国务院扶贫办的领导在考察引洮工程期间亲临他的工厂,参观了洮砚生产流程,鼓励他把洮砚做大做强。省上一位老领导亲笔为他的厂子书写了“开发洮砚,脱贫致富”的题词,并鼓励他把企业办到省城,让洮砚走向全国,走向世界。

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当时洮砚不为大众所了解和认可。没有铺面,他就租房子,在几年内先后搬迁了6次。一间小平房白天做铺面,晚上做卧室,有时为了赶活计,一家人连夜糊包装盒,他的妻子李玉萍还辞去公职来兰州与他一起干,给了他莫大的温暖和帮助。

1992年底,在省扶贫办和农委等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他在兰州创办了甘肃省洮砚开发公司,又一次跨出了关键性的一步。不久,他的洮砚产业链辐射到甘南、定西、河西以及杭州、北京等地,企业越做越大,成为国内洮砚行业中的龙头企业,全国著名文化企业。他们公司创作的“神笔马良”等8方砚台,以其创意新颖,构思奇妙,雕刻独特,一举在上海举办的全国文房四宝博览会上获得金奖、银奖。

2001年,他们积累了一定资金,在兰州繁华地段,市中心位置购买了两层铺面,800多平方米,一楼作为展示大厅,二楼作为加工和办公场所。2002年,在公司乔迁之喜之日,几千人参加了庆典活动,在社会上引起轰动,这是一次不同凡响的企业庆典。从此,他们的公司走上了发展之路,辉煌之路,进入鼎盛时期。

据了解,甘肃洮砚开发公司是经省上有关部门命名的首批甘肃省文化产业示范基地。目前,经过老赵之手传帮带出来的传承人达上万人,其中高级、中级技工和工艺美术师就达百余人。

他的公司以弘扬民族文化为己任,发展洮砚艺术事业为宗旨,坚持精品化、系列化、规模化发展道路,使洮砚的质量和工艺长足发展,形成产供销一条龙的经营格局,带动甘肃洮砚产业蓬勃发展,带动砚乡人民脱贫致富。

“做任何事情不可能一帆风顺。我经营洮砚以来,真切地体会到创业的艰辛,品尝了酸甜苦辣般的滋味,但我认为,既然创业就需要付出艰辛,能吃常人难以想象的苦,才能收获别人收获不到的快乐,一旦认准了,就坚定不移走下去”。赵成德说。

回忆当年创业时的情景,历历在目。在他刚贩运洮砚的时候,千里迢迢,路途艰辛,吃不上,住不好,甚至有时连一口水都喝不上,常常嗓子眼干得冒烟。有一次,他到兰州大学一位副教授家推销洮砚,这位副教授不仅买了砚台,还热情地把他让进门,端上热腾腾的饭菜。他吃着吃着,热泪便夺眶而出。那之后,这位副教授和他成了好朋友。有一次,定西的两个干部不但买了他的几方洮砚,给了2800元,还给他出谋划策,建议他把洮砚产业发展起来,做出特色。并勉励他建厂生产洮砚,把一部分人带动起来,走共同富裕的道路。

1987年7月,他背着7方洮砚乘班车去陇南,想推销掉赚点钱。当班车行至白龙江畔时,突然一声巨响,大客车冲出公路,跌入十多米高的悬崖。他听到轰隆一声巨响后就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吃力地睁开眼睛,看到白色的房顶,白色的被子,一群穿着白衣服的人静静地围着他。他艰难地问:“我的7块砚台呢?”白衣人都露出惊讶的神情,好像在看一个怪物。一个医生模样的人问:“那些砚台比你的命还重要?”他吃力地笑了笑,算是回答。事后他才知道,这次事故,伤亡30多人,因为他坐在车的尾部,幸免于难。然后,陇南的一个干部领他到陇南文化处,得到大力支持和帮助,很快把7方洮砚卖掉,购买人给了一张支票。他从来没见过这玩意,还纳闷,一张纸怎么能当钱使呢?正当他纳闷时,地区工商银行的工作人员帮他把支票兑成了现金,一下子得到这么多钱,他害怕被小偷看见,于是把钱缝在裤腿上,步行3天才回到了岷县。

事后有人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长期以来,由于多种原因,洮砚的生产基本上处于传统的自我封闭状态,在市场经济和文明进步的今天,必须以全新的姿态,全方位的革新和创造,使之焕发新的生机和活力,成为书画家艺术创作的工具,又可以在寻常百姓的案头观赏把玩,兼鉴赏、收藏于一身,才有广阔的发展前景。”赵成德说。

1991年,他安排几个优秀工匠精心创作了一方洮砚,重49公斤,命名为“八仙庆寿”。《甘肃日报》、甘肃电视台及其他媒体相继采访报道后,一时间他们岷县洮砚厂声名大振,闻风而来的购买者、欣赏者络绎不绝,门庭若市。

采访中,赵成德说,他最难以忘怀的是他们公司精心创作的“九九归一”砚,被香港特区政府陈列在会展中心,供各界人士观赏。



 下一页
第 [1] [2] [3] [4] [5]  页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