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更多导航
点击语音切换
您当前的位置:广西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情感观察室 > 正文

多数朋友缺席婚礼 大家都说我是靠婚姻翻身的女人

讲述人:阿倩(化名) 女

28岁 自由职业 柳州人

文字整理:今报记者韦黎 

大家都说我是靠婚姻翻身的女人。我不否认。但是收获一段貌似美好的婚姻后,我的生活发生了很多变化,我过得并不快乐,还有些悲伤。

1

多数朋友缺席婚礼

自从汤杰向我求完婚,我的身心变得无比亢奋,持久地亢奋。求婚后要拍婚纱照,接下来是婚礼,一桩桩一件件,够我忙的。

我和汤杰是恋爱一年后结婚。一年里,我不时带他参加我的朋友、同事聚餐,为了给我挣面子,汤杰总是争着埋单。他的家境不错,频频埋单于他不是什么负担,我也深为能找到这样一个有经济实力的男友而自豪。

也许是被喜悦冲昏了头。我几乎每天都在朋友圈发布自己的最新动态:求婚的惊喜尚未散去;给我们拍婚纱照的摄影师在柳州很有名,他的作品多厉害;婚礼请了婚庆公司,布置别具特色……所有的事情,我都通过朋友圈一一和大家分享。一开始点赞的人还挺多,留言祝福的也不少。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大家对我发的内容越来越无动于衷,场面越来越冷清,仿佛我一个人在唱独角戏。对于这些,我依然不在意,该发的内容继续发,该表达的继续表达。我甚至认为,那些屏蔽我的人多是源于嫉妒,他们在嫉妒我嫁得好。

好吧,来说说我的家庭。

我是家里的独女。都说女儿要富养,我们家却没有这个条件。我的爸爸每个月拿到手的工资非常低微,迫于生活压力,妈妈不得不摆摊做生意贴补家用。尽管如此,我们家的状况也没变太好。

爸妈极少向我灌输将来要嫁给有钱人的想法,他们觉得幸福比金钱更重要。然而,在这样的家庭里长大,我太明白自己需要什么。所以,当我得到了一切,而且远超期待时,我难掩内心的骄傲,迫不及待地想告知世人。这很虚荣。我承认,但我就要虚荣。

婚礼当天,我为自己的虚荣付出了代价。

我给人数满三桌的朋友和同事发请柬,他们都收到了请柬,但是只有一桌人来现场见证我的幸福,另外两桌人找了一些很牵强的理由。我虽然很失落,但是热闹、盛大的婚礼已经够我忙了,我哪还有空伤心。我再次坚信,很多原本和我要好的人都在嫉妒我,我的幸福刺激了他们。

婚礼仪式上,汤杰对我赞不绝口,说了一大堆我的优点。这些优点一半我是真的有,一半是恋爱时的伪装,为了赢得男友的好感让他娶我,些许表演总是需要的。只不过,我的表演略多了些。

婚礼还没结束,汤杰称赞我的话就在我的几个朋友群里传开了。多数人送上祝福,也有心直口快的,丝毫不给我留脸面,说汤杰夸赞的那个女人他们认识吗,真的是我吗,我这么好大家怎么不知道,难道除了汤杰,大家的眼睛都瞎了吗……我嗅到了不友好的味道,但无力反驳,只能憎恨那几个挑拨的人,发誓远离他们。

新婚之日被人质疑,我难免不舒服。我没把事情告诉汤杰,一是怕扫他的兴,二是不想他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我的脑子快速转动:必须找机会和大家修复关系,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

收到请柬的朋友虽然没有到场,但都打了封包,为了感谢他们,我订了两个包厢,把朋友聚到了一起。来吃饭的人不少,只是气氛怪怪的,大家各聊各的,我彻底被冷落了。那晚,我的心很寒。

 下一页
第 [1] [2] [3]  页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