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更多导航
点击语音切换
您当前的位置:广西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情感观察室 > 正文

从养了一个小白脸到对老男人心动 结局都是我痛

讲述人:如冰(化名) 女 33岁 

自由职业 籍贯桂林 

文字整理:今报记者韦黎 

人这一生,独立何其重要。我尝过辛苦,也尝过唾手可得的依附,角色转变了两回,每次都落得心伤。

1

养了一个小白脸

认识苏洋那天,我刚升职。

和一干同事喝完庆祝酒,我又独自一人去吃宵夜。我点的东西不多,上菜时店里的服务员端上的东西却堆满了盘子。我盯着眉清目秀的服务员笑道:“你偷偷给我加料呀?”服务员伸出手,自我介绍道:“我叫苏洋,今年25岁。”我也伸出手自我介绍。当时,我已经年满26岁。

那是苏洋最后一天在店里上班。加料的宵夜也有他的份,他想坐下来和我一起吃。我微醺,欣然答应。

“这么多客人里面你最特别。”苏洋直言。我呵呵一笑,问道:“我又不是大美女,有什么特别?”他笑着回答,说我的脸上满是喜悦,肯定是爱情甜蜜、事业顺利,这样的女人自带光芒。

苏洋主动提到了爱情。我不想隐瞒他:“我还单身。”苏洋乐了,掩饰不住内心的欣喜。他低头默默吃东西,好像在盘算着什么,我也借机仔细观察了他。苏洋长得很养眼,让人百看不厌。见我一直盯着他,苏洋害羞了。他突然问:“我做你男朋友吧!这样我们可以天天互看。”我不是没有谈过恋爱,但是这么主动、可爱的男人,我还是第一次遇见。我心动了。

我和苏洋很快成为男女朋友。

我想利用自己的人脉给他找工作,他一口回绝,说想靠自己的能力,不想靠我。苏洋这么有骨气,我心生敬佩。但他只坚持了两个月,两个月内,他非但没有找到工作,连骨气也没了。

苏洋彻底不想工作了,他的积蓄已经花光,我们的所有开支花的都是我的钱。如果他能把家里收拾好,能煮饭做菜,把我照顾好,就算他不工作我也勉强可以接受。可他的“贤惠”只维持了很短一段时间,很快,他就不再下厨,我下班回到家中,只能跟着他一起吃外卖。这样的日子让人很腻烦。

有一次我出差回到家,身体累到不行。回家前,我早早就通知苏洋买菜做饭等我。可是进门时,饭桌上没有饭菜,只看到他坐在电脑前玩游戏。我心中的怒火立马燃了起来。见我回家,苏洋嬉皮笑脸地冲过来跟我亲热。他实在太会处理男女关系了。他一主动亲热,我的心马上软了,他不工作、不做家务的缺点全被抛在了脑后。苏洋就是这么有办法,把我抓得牢牢的。

我和苏洋的状态是我养他。坊间有一个词专门形容他这样的人,叫“小白脸”。苏洋长相俊美,皮肤又白,小白脸这个词用在他身上再合适不过。偶尔开玩笑,我会这么叫逗他玩,他一点也不介意。直到有一天,外人也叫他小白脸,而且是当着我的面半认真半开玩笑地叫,我受不了了。

我和苏洋大吵了一架,逼他出去找工作。时隔两年,苏洋早就不适应职场,每天晚睡晚起,生活过得很不规律。突然让他出去工作,他很为难,极其不乐意。我怒吼道:“你以后想不想娶我?你现在连基本收入都没有,你觉得我家人会接受你吗?”我以为苏洋会被我的话所刺激,从此奋发向上。谁知他丝毫不知羞耻,还说以后我们迟早会要孩子,两家长辈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他在家里照顾孩子,这也是工作:“你晓得现在请保姆有几贵吗?好几千块钱呢。我在家带孩子,相当于每个月挣几千元,比出去打工还挣得多。”苏洋的道理总是一套一套的。

苏洋的话暂时把我敷衍过去了,但我心里已经长刺,我很笃定:如果苏洋还是这副模样,我们的感情不会长远。这么想后,我越看苏洋越不顺眼。有一次吵架吵得挺厉害的,我收拾他的行李,把他赶出了家门。他坐在门前的阶梯上,一坐就是一整夜。第二天我出门上班,看到他憔悴的样子,心一下又软了。

我想看看他能不能坐到我下班回家。如我所料,下班回家时,他依然坐在那里。我打开门,把他叫了进去。一进门,他就单膝跪在我的面前,请求我原谅他。他这一跪,把我对他最后的一丝爱给跪没了。一个男人遇事这么没有骨气,这样的男人不适合我,给不了我幸福,必须分手。

 下一页
第 [1] [2] [3]  页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