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广西新闻网 > 首页栏目 > 滚动新闻 > 正文

是否强制收费,应该如何判断

不吐不快

是否强制收费,应该如何判断

管弦士

据《南国早报》报道,近日,有网友在南国早报客户端留言,称玉林市多家机动车检测企业存在乱收费问题,车主需要额外交纳一笔服务费,才能进行车检,而相关手续都是车主自己办理,并没有享受代办等“服务”。

玉林市城区(含城郊)具有机动车安全技术检验资质的企业共有8家。记者以车主的身份对当地5家机动车检测企业进行调查,得出的结论很简单,均是“收取服务费才能进行车检”。

但问题的复杂性在于,检测企业为规避法律风险,在车检之前会让车主签订一份风险告知书,其中写道:“自愿委托贵公司进行汽车检测及相关服务,并承担相应的费用及风险。”

这么一来,这些收费摇身一变,成为了自愿交费。车检企业的这种做法,行得通吗?

从道理上讲,当然是行不通的,这是硬着宰人家一刀的同时,还顺带羞辱一下人家的智商。车检企业能不能提供服务?可以。提供服务能不能收费?也可以。但是,车检企业不能强行提供服务,更不能名义上提供服务实际上却什么也不干。记者的调查,证实了投诉的真实性,即:车主不要车检企业的服务是不行的,想检车就必须交费;车主想换一家车检企业也是不现实的,“玉林城区8家检测公司的收费相差无几”。

从实际上看,行不行得通,由管理部门说了算。如果管理部门不想去查,车主签字的风险告知书就是最好的借口,“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不管也罢。假如管理部门愿意去查,取证倒也不难,换上便服,像记者那样,开辆车到辖区的车检企业转一圈,就能知道车主反映的“收取服务费才能进行车检”“交了服务费但没有享受到服务”是不是胡说八道,然后依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价格法》等法律法规,进行处理就行了。

我国的法规对于强制或者变相强制服务并收费的经营者,惩处的力度是很大的。比如《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对此就规定,“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并处违法所得5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的,处5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较重的处50万元以上200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而对于是不是强制或者变相强制服务,笔者以为,简单易行的判断标准有两条:其一,人家可不可以不要这种服务;其二,人家不接受这种服务的话,是否必定面临被动局面。其实不独车检企业的服务,其他各行各业各部门的服务是否属于强制或变相强制,也都可以以此作为判断标准。

回到玉林市车检服务一事上来,或许当地执法部门对车检企业是否强制收费,有自己的判断标准,这当然也没问题。只要你的标准公开透明、合理合法、具有可操作性,那么用你的标准去解答车主疑惑、回应舆论关切、维护市场秩序、履行自身职责,那也未尝不可。

说到底,标准很重要;是否及时、准确、彻底去按标准执行,则更重要。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