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全国两会地方谈】别把青年学者束缚于“发论文”的框架中

今年两会,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刘宁带来了一份“人文社科期刊要多支持青年学者”的提案,对青年学者独立的论文发表给予更多的鼓励和支持。

这份提案再次把公众的视野拉回到“青年学者发论文难”这个老问题上。提案列举了青年学者在发表论文过程中遇到的种种难题,如仅因在校生身份被拒、独立署名困难等,建议“改进期刊管理机制入手,树立关心青年学者的刊物导向”。

应当承认,这份提案洞悉了当代青年学者论文发表过程中的某些“痼疾”,但“药方”怎么用却是关键。

从学校和用人单位层面来讲,论文虽然不能等同于青年学者的学术能力,却是看得见摸得着的衡量指标。废除以论文发表多寡的衡量指标容易,在短时间内建立起新的衡量导向却很难。核心期刊同样是“有苦难言”,其排名先后取决于影响力大小——越是知名作者写的文章,越容易被引用,影响力越大。这个规则并非核心期刊自身能改变的。如果完全漠视,大力刊用青年学者作品,反而会影响自身排名。在这样的现实背景下,“树立关心青年学者的刊物导向”的号召无疑是“话好听、事难做”。

真正能帮助扶持青年学者成长,特别是推介他们的做法,应是跳出“发论文”这一条独木桥。

论文是展现学术成果的重要载体,但绝不是唯一的载体。高等院校在考察青年学者特别是在校生的学术能力时,应当积极拓宽“学术成果”的发表渠道。例如,青年学者们针对一些重大前沿问题产生了系统性的研究成果,其体量绝不是一篇论文能容纳的。如果青年学者们撰写了一部专著,其学术价值也未必逊色于一篇核心期刊的论文。再比如,随着对外科研活动交流的日益频繁,部分优秀的青年学者常常受邀在重量级的国际论坛上发表演讲。青年学者把握住难得的机会,利用论坛平台努力介绍自己的学术成果。对于这种形式的成果展示,高校等科研机构同样需要予以肯定。

即使是到了非要以“论文”衡量的时候,也可以灵活处理。有些学科的专业核心期刊种类非常少,如果某些期刊尽管不在核心名录范围内,但只要在这个学科里比较权威,学校也应当承认本校师生在这些期刊上的论文。此外,广大期刊重视“名家之作”的大环境虽很难改变,但高校普遍办有校内刊物,高校管理者至少可以从自身做起,在本校刊物上“树立关心青年学者的刊物导向”。

总而言之,答好“支持青年学者独立发表学术成果”这一命题,需要把眼界拓宽,不能狭隘地把“学术成果”等同于“论文”。如果不能明智地去除二者之间的“等号”,就会被束缚在“发论文”的框架内,那想支持青年学者独立发表学术成果,可为者寥寥。(渊渟岳峙)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