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信仰之光照亮万家灯火——凭祥“国旗巡线班”退役老兵47年接力巡边纪事

广西新闻网-广西日报记者 李 贤  通讯员 宋邦稳

2月18日,寂静的边城开始沸腾,穿着蓝色工装的邓一强和工友穿行在沟壑密林间,巡查线路,确保边境生产生活用电的安全。与一般巡线工不同的是,他们的安全帽、肩章上都印着国旗,随身背着的工具包里也有国旗。

“过去我们是军人,紧握钢枪保卫边关;如今脱下军装,守护边境供电线路,身份虽然变,但责任没变。”邓一强等人来自凭祥市电力“国旗巡线班”。47年来,这个光荣集体先后有17名退役军人加入,他们铿锵前行,以信仰之光照亮边疆的万家灯火。

不忘初心,既守边关也守长眠战友

1974年,凭祥市第一支电力巡线队伍成立,退役军人张进同是首任班长。当时,没有统一规范的着装,巡线时会经常遇到边防官兵严格盘查。为表明身份,张进同在工具包里装了一面国旗,“国旗巡线班”的名字就这样叫开了。如今,他们有了统一的着装,但巡线时依旧保留着随身携带国旗的习惯。

1983年,傅金荣从驻守凭祥的边防部队退役,回到桂林市水电局工作。1992年,边境建设急需人才,傅金荣说服父母妻儿,回凭祥成为“国旗巡线班”的一员。

“已经牺牲的班长金昌平,救过我的命,他和5名战友长眠在边疆。回到这里,既能为边疆建设作些力所能及的贡献,又能守着牺牲的战友。”

已经退休的“国旗巡线班”老队员覃立常,1992年退役时,尽管家人已在老家柳州市给他联系好了畜牧水产局的工作,但他选择坚守边境。“我只要活着,就坚守在这里,战斗在这里,替牺牲的战友们守护这片土地。”

1995年,凭祥市第一轮电网改造时,面对边境地区分布密集的雷场雷区,覃立常主动请缨,穿行在地雷遍布的边境沟壑密林间,危险无时不在。拉线时,他们只能通过麻绳抛线、绕路拉线等方式越过雷区。

“国旗到哪里,电就通到哪里!”如今,总长420多公里的线路,串联起边境凭祥的大小村屯,2018年凭祥市建成了全国“小康电示范县”,提前两年达到了国家新一轮农村电网改造升级目标。

誓言如铁,红旗传承鲜艳如初

“国旗巡线班”老队员农景春退休多年,家中依旧珍藏着当年巡线时用的工具包,包里存放着当年他从班长张进同手中接过的那面五星红旗。

1978年,农景春从驻守凭祥的边防部队退役。加入“国旗巡线班”的第一天,同是退役军人的张进同把他带到值班室,将一面五星红旗和一个工具包郑重交给了他。从那以后,这面国旗就一直陪伴农景春的每一次巡线,他很快成长为巡线班的骨干力量。

边关历经炮火,走向和平安宁。勘界立碑那年,农景春带着巡线班成员去瞻仰界碑,被巡逻的边防官兵拦住了。

“我们是老兵,就想看看界碑。”在取得上级同意后,边防官兵带着他们一起巡逻维护界碑。从那以后,“国旗巡线班”巡线到边境时,也开展起擦拭保养界碑、描红界碑等活动。

硝烟远去,边境日益繁荣,“国旗巡线班”的巡线任务从过去的3条线增加到了40条线,任务多了,责任始终没变。

巡线接力,47年行走20万公里

巡线也是巡边!47年,超过20万公里。“国旗巡线班”老兵们的巡线路远不止漫长:穿越炮火封锁线,蹚过雷区,翻山越岭,一身汗一身泥,与毒蛇、山蚂蝗不期而遇……

邓一强是家中独子,从边防部队退役时,父母希望他能回老家桂林工作,但他还是把根扎在了边疆。刚加入巡线班,老班长农景春手把手教他爬电线杆。安全绳一头系在班长身上,一头系在他身上,但站在杆顶,他的腿一直在颤抖;第一次8个人抬一根9米长的电杆,他跟不上大家的节奏,电线杆重心偏移,把他压得直接趴到了地上……

一日从军,一生军人。去年5月,邓一强在界碑旁过了一个难忘的“政治生日”。手捧着30年前自己写下的入党申请书,读着泛黄纸片上那些遒劲有力的字,他仿佛又看到当年自己立下铮铮誓言时的样子。

前些年,上级考虑他的孩子小,为方便照顾家庭,把他调到管理岗位。到新岗位还不到一年,邓一强又请求调回巡线班。别人笑他傻,他却说:“我是老兵,不去巡线,心里不踏实。”

老巡线人彭敏杨是退役军人彭永进的父亲。父亲不仅是巡线工人,还是民兵。父亲每天背着枪走出家门时,那个“高大伟岸的背影”,给彭永进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一条路,一辈子。“国旗巡线班”的老兵们一代代队员把青春和热血挥洒在巡线路上,也见证了从过去“一条路,两排树,到了凭祥没吃住”的荒凉到繁华边城的历程。

“前辈军人用热血和生命把幸福安宁留给了我们,我们要替烈士守好祖国的边关。”铁打营盘流水的兵,“国旗巡线班”送走一个个老兵,又迎来一个个“新兵”。如今,和彭永进一样选择走上巡线路的年轻一代巡线人里,退役军人就有8人。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