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惩戒劣迹艺人可以实行分级制

近期有吴亦凡、张哲瀚等多位艺人被列入劣迹艺人,被行业实行“封杀”;同时,之前一些违法失德艺人如范冰冰、黄海波等正通过各种途径回归大众视野,有的通过网络平台直播带货,依然赚得盆满钵满。面对这种情况,有人支持有人忧。支持者认为,艺人也是普通人,犯了错应当给其改过自新的机会;反对者提出,对劣迹艺人进行“封杀”,不能仅限于传统的影视领域,还应该拓展到互联网平台。(9月7日《法治日报》)

明星艺人受到舆论高度关注,其言行对公众有很大的影响力,甚至会引起年轻人效仿,因此对其要求不能等同于普通群众。不仅如此,明星往往名利双收,更应谨言慎行,比普通群众应该更加遵纪守法,有更高的道德标准,这是他们曝光于聚光灯下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当然,也要认识到的是,劣迹艺人是一个统称,包括了不同程度的违法失德艺人,有的是言行不当,有的是道德败坏,有的是违法犯罪,每个人言行的危害和影响也并不是完全相同的。在这样的现实下,对劣迹艺人的惩戒,就也不能一概而论。如同法律讲究罪责刑相适应原则,对劣迹艺人也应有相应的原则。如此,不仅会让艺人警醒,也能让粉丝们信服。

对劣迹艺人的惩戒,可以有时间上的明确,如2021年实行的《演出行业演艺人员从业自律管理办法》规定:根据演艺人员违反从业规范情节轻重及危害程度,分别实施1年、3年、5年和永久等不同程度的行业联合抵制;也可以有范围上的划分,比如微博禁言、全网封杀、禁止从事部分或全部演艺活动等。这既是对艺人的呵护,也有利于充分发挥惩戒制度的作用。

对劣迹艺人的封杀,还应考虑新情况、新问题。比如网络直播带货,是否也在封杀范围之内,也需要厘清。在笔者看来,这确实应在封杀范围之内。一者,艺人仍在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从事商业活动;二者,直播带货有别于传统销售,主播往往能成为拥有粉丝的KOL,应归入艺人的行列。

目前,惩戒艺人的主体是不一样的,有的是行业协会,比如演出行业协会、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有的是行政机关,比如国家广电总局。想要落实对劣迹艺人的惩戒,建立艺人惩戒联合机制和分级机制,明确行业与行政共同协商或者是分情况执行,是至关重要的一步。(关育兵)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