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慢下来的城市里,“最熟悉的陌生人”传递着市民的急需

“我们做配送的,最先知道哪里需要物资。”两天前,刚听到所谓“封城、静默”传闻时,闪送员周波波就觉得,“这肯定是谣言”。

对北京这座人口超两千万的大城市而言,外卖骑手和配送员是城市里鲜活的细胞,他们身穿颜色各异的工作服在大街小巷中穿行,为有需要的市民第一时间送去物资。也有人说,他们是这个城市里最熟悉的陌生人。

5月13日,北京市商务局副局长郭文杰介绍,根据市场监测,近期北京市生活必需品市场货源充足、供应稳定、交易正常,可以充分保障全市生活必需品和日常生活物资供应,满足市民需求。

“五一”假期之后,北京市多区发布居家办公建议,不少“上班族”没来得及将笔记本电脑、硬盘、U盘等办公用品带回家,闪送员周波波正是那时候开始接到大量来自封管控小区的办公用品送单。

“有一单送文件的备注了‘十万火急’,我本来都打算回家了,看到备注后,想想还是接下了。”5月10日晚上10点多,周波波骑着电动车行驶到丰台区六里桥附近时,接到了20多公里外的房山区派单。

电动车走不了高速,有些道路还由于疫情已经实施交通管制,他经过小树林、绕过村道,来回将近花了两个小时才完成了配送任务。行驶到离收货地址还有约5公里的地方时,周波波发现中间有条小河,实在不知道怎么往前走,“我和客户加了微信,共享位置,用树枝夹着文件递过去的。”

对于疫情之下的派单,周波波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判断,送生活物资和办公用品的“想尽一切办法接单”,已经备注了服装等非急件的“可以等等”。

刚加入保供队伍一个月的闪送新手武志强也在配送路上感知这座城市的果断和温暖。干了10年飞机维修工程师的他最近有了大量空余时间,机场客流量少了,飞机起落架次也不像之前那样多。看到网络上的“配送小哥”参与保供的视频后,武志强在4月初注册成为闪送员。

5月3日傍晚,武志强的派单信息显示,取件地址是一家超市,送件地址却在附近的封控小区中。

导航显示,送件地址附近多地只进不出,或是交通管制,他犹豫之下给客户打了电话。客户解释,“我们这边刚被封控,家里没有囤货,麻烦您多买一些蔬菜水果,家里还有孩子和老人。”

挂了电话后,武志强决定立即出发送货。找路,绕路,问路,他通过与客户位置共享,按时将蔬菜和水等物资送到了小区门口的缓冲区。第二天一大早,武志强收到了客户发来的信息,询问他有没有因为路过封控小区而被弹窗。

“往封管控区送货有风险,但是他们一直感谢我,一路上有交警和志愿者给我指路,和看到飞机平稳起飞落地的成就感是一样的。”武志强说。

对这些配送员而言,一个人就是一支队伍。

李丙利所在的每日优鲜潘家园站点,担负着周围多个封管控小区的物资保障任务。从每天7点多,到零点后,他的电动车后座上总是同时装着好几家人的生活物资。

“蔬菜,肉,水,这些都是大单量,比平常多两三倍。”李丙利说道,北京本轮疫情期间,他每天平均交接一百多单物资,单量多了,每单更重了。“不过因为周围封管控了,我不用进小区爬楼梯,不累”,李丙利说。

他告诉记者,身处封管控小区,防疫是第一道关。每天进入园区后,门口要扫码登记,查验48小时核酸阴性证明和健康宝绿码等,消毒测温后才能通行。佩戴N95口罩上岗拣货后,还会再对打包好的物资统一消杀,送到相应的社区缓冲区接货点,小区里也会有专人消杀。

“疫情离我们很近,也很远”,他形容,在看不到、摸不着的病毒中间,做好防护和消杀,是对自己的保护,也是对他人的保护。

对于物资配送,李丙利总是严格按照时间,快速送达,而对自己的休息和吃饭时间,他总是“凑合就行”。

公司对一线拣货配送员发放了餐补,他常在饭点前早早定好外卖,等送完货后回来,再拿上已经凉了的饭菜放到店里配备的微波炉加热。

“忙的时候感觉不到饿,因为饭点也是订单多的时候,等我闲下来了一想,还没吃饭,这才去吃。”李丙利说。

当封管控小区居民的生活被按下了“慢速键”,配送员就得加速起来。

在北京市朝阳区双井附近,不少党员旗手共同参与到保供一线。美团闪购双井站副站长贺国顺就是其中一员。

面对大量的订单需求,贺国顺从后方协调走向了支援前线。“目前各大商超,蔬果、粮油、生活用品等物资保障充足,但是因为超市人力有限,所以物资打包存在很大困难。”贺国顺说。面对商超人手不够的问题,从25日起,他亲自组织骑手来到各个超市、便利店、社区菜店,支援货物打包,确保配送环节时骑手尽快拿到订单,顺利完成配送。

“我要做的,就是让顾客少退餐,让骑手好好跑单。”从退伍军人到美团骑手,这位有着十余年党龄的党员不忘给站里的同事兜底帮忙,“大家都是兄弟,疫情期间我们更要互帮互助。”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